Tuesday, June 19, 2018

新加坡深層隧道污水系統取代舊有基础設施

新加坡深層隧道污水處理系統從現有管網匯集,在重力的作用下通向深度大約六十米地下管廊,最終抵達再生水厰提供新生水和工業級别用水。新系統包括深層隧道和管道以及一座新的水回收厰和海洋排污隧道。



整個深層隧道陰沟系統估計公元二零二五年全面建成時,將能騰出約一百五十公頃土地供其他用途使用。負責建造新設施的上海工程公司禮聘顯應道壇道士在工地進行動土解穢安鎭儀式,与出席活動的公用事業局和國家水利局代表共祈平安順利。



Monday, April 30, 2018

新加坡首個廢料轉化能源設施預計年底前啟用



新加坡首個廢料轉化能源研究設施預料能在今年十月試行運作,處理一些來自南洋理工大學的垃圾,同時也會著重測試垃圾焚燒技術,並研究將焚燒後的廢料轉換成各種有用材料的可能這個由國家環境局與南洋理工大學合作設立的垃圾焚化能源研究設施就建在大士南一片的土地上。



 

一般垃圾焚化場的焚燒技術使用的集體焚燒系統最大的不同,在於廢料氣化的焚燒溫度比集體焚燒高出百份之二十至五十,能焚燒更多垃圾,也能將更多灰燼轉換成礦渣和金屬。將灰燼轉化成礦渣意味著能使用較少的土地埋置灰燼,宛如玻璃般的礦渣也能成為一種建築材料,而被區分開來的各種金屬如鐵、鋁等,也能回收再循環使用。


負責建造這個新設施的日本工程公司禮聘顯應道壇道士在工地進行動土解穢安鎮儀式,與出席活動的國家環境局和南洋理工大學代表共祈工程進展順利。

Monday, March 5, 2018

印度尼西亜廖内省丹絨峇箂湾主唵寺道教講座


華族的宗教組别除了有道教和佛教兩大類之外,孔子的儒教思想在道教和佛教之間是永遠分不開,它們是相形相生的。儒教尊崇孔子為聖人,它的思想文化主流是以仁、恕、誠、孝為核心價值,著重君子的品德修養,強調仁慈與禮俗相輔相承,重視五倫與家族的倫理,提倡教化和仁政,重建禮樂秩序,移風易俗,保國安民,富於入世理想與人文主義精神。儒教的思想中心則以和為貴,就是創造人與人之間的和諧,可以使人們在破壞和諧基礎的道路上,不致於走得太遠,懂得相互協調和相互尊重。

佛教是釋迦牟尼對九法界眾生的教育。佛教的內容就是我們生活的環境,它也是我們生活的空間,說明我們自己與自己生活環境的真相。它的內容講到過去、現在、未來,它講我們眼前的生活一直推演到無盡的世界。相比之下,孔子的教育是講一世,講我們人的一生,從生到死,一世的教育;佛法的教育是三世的教育,講過去、現在、未來。佛這一個字,是從印度梵文音譯過來的,它是智慧覺悟的意思。釋迦牟尼佛要求自己正確的瞭解本身的生活和空間;這樣的智慧,在佛法界裏稱為一切智,善於啟用智慧就是大覺。

道教認為道是化生中原萬物的本原。在中華傳統文化中,道教一般被認為是中國土生土長的宗教,道教的科儀與祭祀最早可追溯於原始時期的崇拜自然與鬼神,從最早的人神溝通的占卜等多種方式,原始宗教逐漸演變成商周時期的祭祀上天和祖先。道教認為道是宇宙萬物的本原和主宰,無所不在以及無所不包,萬物都是從道演化而來的。道教主要是奉太上老君為道主,並以老子的《道德經》等為修仙、修真境界主要經典,追求修煉成為神仙的一種中國的宗教。在修身方面,道教講究人天合一、人天相應、無為而治、不言之教。

以道書來說,道教的神仙譜系中,最高為三清、四禦,最低為城隍、土地。這是經過長期演化才逐漸定型的。道教早期雖然不供奉神像,但為了傳播方便而開始塑造神像,在大型道教宮觀中,必有三清寶殿,至於其他神仙,則根據道觀之歷史、地理特點而不盡相同。此外,道教認為人身也是一個小天地,因此每個人身上的各種器官,例如毛髮、五官等等也都有神靈駐守的信仰。道教的宗教理想是追求得道成仙,這樣就能超脫生死,在仙境中過仙人的生活。道教和佛教最主要的區別就是對待生和死的態度。道教傳遞信眾,人應該要怎麼走在現在人生之路上;通過修煉達到不死,長生不老。佛教追求的目標是涅槃,才能脫離生死之輪迴。佛教認為,人生是苦,生是苦,死也是苦,而且這種苦是沒有盡頭的一個循環往復、不到頭的生死輪迴中。只有追求實現涅槃,才能脫離生死輪迴。佛教著重在覺悟,並探究過去之所生與未來之所往的輪迴,這是佛教與道教不同之處。

有一句名言:“當人類的身體進入休眠的狀態,心靈継續在運作。” 身體並非上天所造,因為它是可朽的。當你不小心跌倒時,輕者皮外傷,嚴重性則流血。因此身體是一種具有分裂作用的教具,並非實存。然而心靈一向能夠利用你營造之物,將它轉譯為學習教具。倘若心靈能夠治愈身體,身體卻無法治愈心靈,那麼心靈必然要比身體強大得多。

不管你是學佛之人還是俢道之士,擁有一顆向上的心是必然的。

道主太上老君說清凈無為,無感而化。太上老君不講有為的修養方法,而是要人從心從地下手,以清靜法門去澄心遣欲,去參悟大道。古中國唐代道士司馬承禎認為心源就是道。心源是指原初的清淨心,就比如剛出世嬰孩的心那樣的純真。司馬承禎的《護命經頌》認為眾生受苦是因為心出了問題,要解決也只能採用觀心的方法。心的問題也無非有二,一是不靜,二是不淨。心有了問題,性就被遮蔽、顛倒,也就與道分離。而只要心把握住性,心就能恢復到原始的狀態,也就能得道。

釋迦牟尼佛說欲得淨土,當淨其心。人們在修學過程當中,常常有兩種狀況出現。一個是昏沈,聽經也好,念經也好,止靜就更不必說了,打瞌睡,這叫昏沈,這是一種狀況。另外一種狀況,跟這些恰恰相反,妄念很多,不用功的時候好像還不覺得,愈是想用功妄念愈多。古中國宋代道士張紫陽主張先修命後修性,先以煉形氣作為修命,實事求是;後以上進之心廣其神通,終以真如覺性遣其妄念,而歸於究竟空寂之本源。如果人人能以空杯子的心態努力學習,讓新知識裝滿整個杯,雜念自然就會消失。

儒教孔夫子說大道之行,天下為公。中華民族傳統美德既是個人修養之要,也是社會公德的最高原則。它所要求的是關心他人、扶危濟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有一回在某地慶祝陰府大二爺伯神誕的道場上,往那裡上香的信徒絡繹不絕,有些香客還帶著一家大小來參拜,有一位好奇的小朋友連忙跑向父母親報告說那尊身材高高穿着白袍的神像舌頭快掉下來了,父母親是又打又罵,急忙帶著小朋友走到大爺伯的神像前叩首膜拜祈求神明原諒小孩子的不懂事。小朋友從開始就沒犯錯,那是父母親的管教不對,所以孔夫子對自己和身邊的毎一個人進行天下為公的教育,人們之間講究信用,和睦相處。如果那兩位父母親懂得分享,教育孩子有關大二爺伯的感人故事,小朋友也會與其他同學共同分享,應證了孔夫子所謂之我懂你懂他懂大家懂的心傳心作用。

主講人簡介:李光明道長,前台海兩岸道教文化交流團團長,現任福建泉州祖傳顯應道士壇新加坡代表,英國西倫敦大學工商管理學士,与學者合著《道教節日簡單崇拜儀式》文書,並在個類刊物和網上發表道教雙語論文數篇。

Monday, February 26, 2018

馬來西亞柔佛州新山華社居民答謝天恩


                                                                                   
柔佛再也衛星鎭始建於一九八三年,乃柔佛州新山郊區衛星
城鎮和鄉村中最大的人口之一,其中一半以上均為華族居民。

 
柔佛再也的主要購物區位於德達普(Dedap)階段,擁有各種由餐館和小販中心以及修車店組成的中小企業。 星期天早上,街頭小販們臨時設立的早市地攤也很受大衆的歡迎。

 
根據一九五零年《馬來亞潮僑通鍳》引述每逢古曆正月二十日爲柔佛新山游神之期,全柔各港之港主需要各别派出航船一艘,燈籠一對,參于盛會。光緒十四年的《叻報》也有大事記載柔佛地方依例每年正月二十爲柔佛賽神日。

Monday, October 17, 2016

新加坡福安庙代天巡狩七王府大人千秋







大规模的中国移民于十九世纪初开始到新加坡,并且定居在新加坡周围的乡村地区。随着中国移民的到来,他们也将各自崇拜的道教主神请来供奉 ,为进一步联络同乡的情谊,大家出钱出力设立一个永久的参拜场所,逢年过节和庆神之日酬神演戏,除了促进彼此之间的友谊,同时也能解决許久的思乡之愁。

一九六五年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成为一个独立国家,在城市化的演变规划影响之下,大大小小的寺庙合并形成各种“团结的庙宇”。福安庙于一九四零 年代在乌鲁班丹万国芭创立,主奉代天巡狩七王府大人,香火源自于福建安溪,一九六零 年代迁至金文泰社区。由于土地被政府征用,福安庙于一九九六年联合玉皇殿与慈善坛迁入玉皇殿联合宫现祉。

Wednesday, April 16, 2014

臺灣臺北市大稻埕区慈聖宮晉宫百年酬恩福醮


大稻埕慈聖宮俗稱大稻埕媽祖宮,位於臺灣臺北市大同區保安街,為主祀天上聖母媽祖之道教廟宇。大稻埕慈聖宮為大稻埕地區之福建省同安縣移民所信仰的媽祖廟,是該地區同安移民的信仰中心。



清朝嘉慶年間,由泉州府同安縣人奉迎來臺,最初祀於臺北艋舺,西元1853年艋舺的頂郊三邑人,為求穿越池沼,燒毀安溪移民的信仰中心艋舺祖師廟,假道偷襲下郊的泉州府同安人,是為「頂下郊拚」鬥械事件,同安人遷徙到大稻埕。媽祖神像亦隨同安人遷徙到大稻埕,同治五年 (西元1866,重建於今西寧南路和民生西路交界處,廟前正是貿易對渡碼頭,保護商船航海安全的意義十分明顯。


西元1910年,日本官府實施市區改正,拆除廟宇,當地同安人士乃集資遷移至延平北路現址,並利用原始的樑柱與石材重建廟宇,所以現在廟內的石柱,還可以看到刻有「同治年間立」的字樣,這是大稻埕早期做為商港和郊商聚集中心的明證。西元1914年重建完成,原貌留存至今的慈聖宮,平面格局屬於中國傳統廟宇建築,前後各六進兩殿,兩旁有廂房。



今年適逢大稻埕慈聖宮晉宫百年舉行酬恩福醮,場面規模宏大,香客絡繹不絶,道士演法認真,我和来自香港正一派梁漢林道長都異口同聲的說:讚!讚!讚!